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I素生活 >行政院卫生署署长杨志良》不当署长,我想种菜去! >

行政院卫生署署长杨志良》不当署长,我想种菜去!

栏目:I素生活 | 来源:http://www.xpj8280.com | 时间:2020-05-28
行政院卫生署署长杨志良》不当署长,我想种菜去!

行事风格丝毫没有一点官架子,穿着更是简单朴实,生活方式也颇为「草根」的卫生署署长杨志良坦言,对做官本来就没有什幺眷恋,如果不当署长,他最想去种菜。他自豪除了水稻之外,几乎所有的蔬菜都种过,因为种菜当农夫,他有更高的成就感和无比的乐趣……

去年8月6日接任卫生署署长的杨志良,一上任就遇到不少考验。上任两天就遇到八八风灾的挑战,接着没多久H1N1新流感的风暴,他必须一方面紧急调度疫苗,另方面还得抵挡来自各界对疫苗品质的批抨,和施打疫苗安全性的质疑。眼见新流感疫苗事件还没来得及喘息,杨志良又遇到烫手的放宽美国牛肉进口幅度挑战,在正反意见分歧、人心惶惶、外界痛批政府高层「丧权辱国」,卫生署弃守国民健康,只为政策护航的情况下,杨志良再度亲上火线,保证政府绝对严格把关,直言:「如果吃美国牛肉造成多人死亡,我一定切腹自杀。」

他的快人快语常为了捍卫自认的真理;为了替政策负责,他甚至不惜公开表明「丝毫不恋栈」职位。「我的个性是『该说什幺,就说什幺』,勇敢面对事件的真相。」对于自己老被批评「作风强硬」、「争议不断」,杨志良自嘲「不是做官的料」,也不懂官场文化,他坚持「说实话」比「说好听话」更重要,认为自己所言,不过是点出一般人不肯承认的事实罢了!

天性坦诚直率
弃美高薪返台服务

他的坦率,从小即见端倪。刚进小学一年级,老师问他叫什幺名字,他当时不知道「杨志良」是谁,也不会写名字,只知道,从小家人邻居都叫他「阿良」,他就跟老师答:「我叫阿良」。

小学时,杨志良的成绩总是吊车尾,但因为是全班倒数第二名,幸运躲过留级的命运。上了五年级,感受到升学的压力,考初中时拚命冲上了建中,但考上之后斗志又渐渐停顿下来,成绩始终在末段徘徊。

可是到了高三时,杨志良突然开窍,以前不懂的课业,此时通通懂了,老师准许他不用补考,顺利拿到毕业证书。「考大学时,我只填了七个志愿,第一志愿就是师範大学卫生教育系。」囿于家境考量,杨志良嚮往师大除可免缴学费,毕业后还可分发当国中、高中老师。「这辈子最高兴的事,就是大学放榜那一天。」杨志良说。

大学毕业后,杨志良抽到陆军蛙人队(俗称「水鬼」队)服役。他思考自己的未来,决定重拾书本,利用空闲时间读书,退役后考上台大公共卫生研究所,之后申请到奖学金,前往美国密西根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攻读博士。

在美国拿到学位时,周遭同学全都一心留下来,但他却选择直接回国打拚。「留在美国,如我一般学经历的台湾人,至少有一、两百位,并不稀罕;但台湾,却极需我们这类的人才回国服务。」虽然当时留在美国,薪水比回台湾高了4倍之多,但杨志良决定返台为国家尽一己之力。

回到母校台大公共卫生系任教期间,杨志良曾担任台大公卫系主任及研究所所长,1990年,更被借调到行政院经建会全民健保规划小组,以召集人身分规划我国第一代全民健康保险制度,他深受公共卫生之父陈拱北影响,重视底层民众需求,希望透过制度设计来解决弱势者的医疗问题。

当署长不是生涯规划
种菜才是最爱的事

杨志良对做官本来就没什幺眷恋,「如果今天忽然间被换掉了,我也完全不会有所怨言。」事实上,回首这一年,不论新流感平安落幕、美国牛终为国人接受、严办不良医疗院所及剑及履及端正医德,杨志良可谓是「关关难过关关过」,加上二代健保法案已送立法院二读,俟朝野协商几个关键点后,就可完成三读,公布施行,可说是想做的都已做了,至于其他的风风雨雨,杨志良帅气地挥挥手:「管他的!」

问他「不当署长后,打算做什幺?」杨志良露出庄脚人单纯质朴的笑容说:「种菜去啊!那是我最爱的事。」杨志良兴致勃勃说起当年在美国留学时,曾租一小块地种菜,不但让贫苦留学生有菜下饭,而且冬季蔬菜昂贵时正好收成颇丰,还可用芹菜、茼蒿和人家换牡蛎、牛肉吃呢!

杨志良自豪地说,除了水稻之外,几乎所有的蔬菜都种过,包括芋头、小米、番茄、玉米等。加上太太继承了一大片长满绿竹笋的农地,每到收成季节,杨志良夫妇就会起早摸黑一起去农园採收,虽然每次都忙得满身大汗,却感受到金钱买不到的快乐。

「我很会找笋子,一看就知道哪里有笋子,一刀划下去,也一定切得嫩度刚刚好!」杨志良满脸得意,成就感更甚于官场所得,且由于收成量很大,他常带着自家种的新鲜蔬果到办公室与员工分享,更是既赚到健康,又赚到讚美。

其实,杨志良除了是出色的「老农」,也曾是「羊妈妈」呢!原来,在亚洲大学教书的8年间,杨志良曾到台南奇美医院柳营分院担任执行长。当时,他就在柳营分院旁买了三分地,準备拿来经营农艺。由于雇工除草需要花很大一笔钱,于是他灵机一动,买了两头山羊来「除草」,之后又陆续生了许多小羊,使得医院内外时常见到羊儿的蹤迹,许多住院患者都会出来看羊,尤其广受小儿科病童们的欢迎。这些可爱的「除草精灵」甚至还被身心科医师拿来作为职能治疗之用,带给病患无限温暖的疗癒力。

一天只能睡5小时
藉爬山、走路纾压

如今住在都市,没办法养羊,杨志良的纾压方式改成每天到大安森林公园走路。「这一年来,很多事都在等我作决定,身心所承受的压力真的很大,所以平均一天大概只能睡5小时。」杨志良坦言,因为每走一步都不能出错,只要一想到立法院的备询台,心中就充满了压力。

为了纾解身心灵的疲惫,杨志良每天早上都去大安森林公园散步,平均绕大圈走3公里的路当作晨间运动,晚上则是沿着信义路一直走到通化街,接着再返家。

「我在亚大任教时,住处旁边就是以前的省议会。后面有个小山坡,走上去可以看到整个雾峰市的全景。由于早上不会晒到太阳,空气十分凉爽,旁边的柠檬安树还不时飘来阵阵迷人的柠檬香气,感觉非常舒适。」杨志良说,那时每天早上都会去小坡上走走,这一走,就走了8年。

除了走路,从年轻时起,杨志良就很喜欢爬山,以前在台大任教时住在新北投,每个礼拜都会搭公车去爬阳明山、七星山、大屯山、向天池等,对每条山路都十分熟稔!杨志良也鼓励年轻人多做运动,不要等健康出问题才意识到运动的重要。

「不管什幺运动都好,只要运动,就能纾压。」杨志良鼓励学生读书读累了就去打打篮球,让脑内啡提振精神。「运动不但有益身体健康,还可替国家省健保费,这才是真正的爱台湾嘛!」三句话不离本行,讲着讲着,杨志良又绕回全心所繫的「全民健保」议题了。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