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P生活谷 >与 Windows 说分手的微软云时代 >

与 Windows 说分手的微软云时代

栏目:P生活谷 | 来源:http://www.xpj8280.com | 时间:2020-06-14
与 Windows 说分手的微软云时代

4 年前,如果你在微软执行长纳德拉(Satya Nadella,见首图)上任时,拿 100 万元投资微软股票。4 年后,这笔投资的价值已超过 200 万元。

3 月 29 日,他对所有员工发了一封公开信,正式宣告,微软的视窗作业系统将不再是公司的核心业务。

4 核心重点  冲刺云端事业

这是微软发展的关键时刻,也是观察这家公司未来股价表现的重要事件。纳德拉发出的公开信,标题是「拥抱未来:智慧云端和智慧终端」。

「伙伴们,」他一开头就说,「今天,我将宣布组成两个最重要团队」,其中一个团队,负责统合所有终端用户的使用经验,从终端设备、行动装置,包括所有人熟悉的微软 OFFICE 软体和视窗作业系统在内的终端产品,都放在这个团队里。

另一个团队,负责的是微软云端事业,纳德拉指出,这个事业部要发展出横跨各种平台的云端和 AI 系统,并有 4 个重点:企业用 AI 服务、软体商店和企业平台、人工智慧和混合实境,以及 AI 认知服务平台。整个微软的资源,都将围绕在这两个主题下进行重组。

过去几天,外界关注纳德拉为何将视窗作业系统的重要性「降级」。以前,它是微软最重要的金鸡母,但这一次,不只视窗部门的主要负责人离开公司,未来视窗作业系统也仅是智慧终端的一部分;微软把 PC 降为附属的产品线,正式展开云端时代的攻击策略。

但大多数人忽略的主题是,如果视窗作业系统不再是核心,微软未来要如何发展智慧云端?在云端时代,微软还能更赚钱吗?

4 月 12 日,财讯採访微软全球金融服务产业资深副总经理亚伦‧罗斯(Alan Ross),和微软全球助理法务长戴夫‧达东(Dave Dadoun),他们以金融云为例,揭露微软数位转型,进攻云端商机的关键布局。

「我们大概是 2 年前(转型),那次组织调整后,开始建立金融云端服务的团队。」罗斯说,微软重组全球的销售、法务、工程团队,抢攻金融云服务。

「以前,我们卖的是装在 CD 里的产品,推出一次产品改版,送到客户手上,要花 5 到 10 年时间,」他说,开始发展云端服务后,产品更新的速度,是以週、甚至是以天为单位。就像用网路邮件系统,真正帮用户处理邮件,是放在超大型电脑机房的複杂软体,开发团队只要重新调整机房里的软体,就能马上改变服务用户的方式。

微软在云端时代竞争的方式,是先从最花钱的基础建设和资讯安全开始建立门槛。罗斯打出一张密密麻麻的网路图解释,这些是投入数 10 亿美元的资金,在全世界铺设海底电缆和资料中心的网路图中,随便一条,成本都是以几亿美元做单位。他指出,这些海底电缆和一般网路不直接相通,形成一个极为巨大的企业专用网路系统。

不过,想做金融云,就要银行和金融单位买单,光是花钱,不可能说服这群人。微软以前靠软体和工程能力赚钱,现在做云端,比的是不间断服务,微软要如何转型?

进攻金融云  深具战略意义

「我们选择金融开始做云端服务,是有策略的选择。」达东说,微软选定了几个产业,进军高阶产业云服务,如果攻下安全要求最高的金融云服务,未来要转战至其他产业,会更有说服力。

「我们研究金融业的需求后发现,金融单位的需求和监管单位高度相关,」达东说,因此过去一年,他们拜访全世界最重要的监管单位,从 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到各国金融监管机构,「我们不是要卖微软的产品给他们。」达东解释,拜访监管机关,一方面告诉他们云端技术的最新变化,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理解,监管机关会如何管理新型的金融科技,预先设计相关的产品。

了解金融产业需要后,微软开始设计金融业专用的服务。例如,他们发现想说服银行把资料放在别人的机房,就需要完整的稽核机制,他们就和安永会计师事务所合作,开发一套稽核系统,若想查核银行处理资料的方式是否合乎规範,只要登入系统,从资料放置的地点、资安保护的方式、相关的配置,全部清查一次,提出正式的稽核报告,客户也可以到美国西雅图微软总部做查核,「我们也建立了一套程序,如果有人要到总部来做稽核,我们会怎幺做。」罗斯说。

微软也把资安当成金融云的卖点,以前,资讯防护的逻辑是,建起一道高高的围墙,把入侵者挡在门外,但事实是,你无法预料入侵者在门内还是门外。罗斯打出一张监狱的投影片解释,最新的资讯安全概念,就像是盖监狱,「谁也不信任,事先预想,如果某一道关卡被打破,下一关如何反应」,光是一个微软员工要走进自家的资料中心,就要通过 5、6 道以上的安全查核。

不过,银行是非常在意风险的行业,罗斯说,全世界最大型的银行,90% 都已经开始採用微软的金融云服务。我们反问,这些银行都拿金融云做什幺用?

达东解释,目前这些大型银行,一开始是先把金融云当成备份资料的服务,如果自己家的资料有了问题,随时可以拿回微软保存的资料,「或是用来做金融科技的实验场」,他分析,微软也提供区块链、AI 等云端服务。

转型关键年  好戏还在后头

还有人提出一个有趣的问题,比特币交易所经常遇到比特币被偷的资安问题,「放在微软的金融云就能解决吗?」达东只回答,这些问题,经常是来自内部,并非来自外部。换句话说,如果是内部有心人想拿,恐怕不是系统能防得了。

不过,最近已经开始出现架构在云端的大型银行,达东说,像新成立的英国清算银行一开始设计的时候,就是以云端服务为主要架构。在亚洲,像新加坡金融管理单位一开始对云端服务非常排斥,但他们实际拜访之后,新加坡已能接受金融云端服务的概念。

金融云只是一个例子,罗斯说,除了他带领开发金融云上的法务服务团队,微软还投资大量人力在区块链等金融技术。金融云之后,还有製造云、甚至零售云、医疗云。

今年,是微软抛开包袱,转型上云端的关键年,如果微软可以拿大刀革自己的命,从产品、组织、流程都改变,市值还跟着翻倍,这家公司未来几年的成长潜力,仍十分值得期待。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