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I素生活 >中国殭尸经济没有明天?国企改革以大併大,债务窟窿愈捅愈大 >

中国殭尸经济没有明天?国企改革以大併大,债务窟窿愈捅愈大

栏目:I素生活 | 来源:http://www.xpj8280.com | 时间:2020-06-15
中国殭尸经济没有明天?国企改革以大併大,债务窟窿愈捅愈大

中国经济成长趋缓,负债累累的国营企业,成为优先改革标的;然而,北京属意的补救方法──把大集团合併成更大的集团,很少人相信它能解决问题。

一个雨天的下午,中国上海外高桥造船厂的工人,暂停手边的銲接工作,在半完工的船壳下避雨;儘管货运费率跌落造成船运业不振,这里还是生意兴隆,未完工的船壳排成一长列,工人要靠着骑自行车在下面穿梭。

外高桥造船厂,以及其他国营造船厂,都因中国运载量最大的船运公司──中远集团而忙碌。中远去年订购了 11 艘大货柜船,据《财新》报导,向外高桥造船厂订购的 3 艘货柜船,可以携带 2 万个 20 英尺的货柜,是全球最大的货柜船。

国企笨巨人  重整头号目标

中远集团部分民间股东可能会感到奇怪,为什幺需要 11 艘新船?而就全球贸易萎缩的情形看来,选在这个时候订船也显得不寻常。况且,中远董事会曾在半年度财报中承认,2015 年「航运市场全面需求量减弱」、「船运量供过于求依旧持续」。儘管交船的时间预订在 2018 年,但根据国际货币基金(IMF)统计,去年全球贸易值下降 12%,预测萧条局面不可能很快好转。

然而,对中远集团来说,好消息是:150 亿美元的埋单费大部分不必自掏腰包;中国财政部 2013 年规定,拆解旧船并以国营造船厂订购新船取而代之者,可享有补贴。

中远集团是债务累累的国营企业的鲜活例子。除一次性项目外,中远 2015 年前 9 个月的亏损是 38 亿元人民币(约 193 亿元台币)。根据中国万得资讯公司资料显示,截至去年 9 月底,中远净负比是 206%,远超过上海上市企业平均的 66%。

在中国经济成长率呈现 25 年来最迟缓的情形下,经济学家说,处理大而无当的国企,是中国政府重整经济最重要的课题。瑞穗证券首席经济分析师沈剑光表示:「国企的改革,与债务、产能过剩以及殭尸企业,是环环相扣、根深柢固的问题。民营企业在产能过剩的产业中,连续亏损几年就生存不下去;但国营企业却会继续收到银行贷款或是政府资助。」

北京当局一直设法不要让经济过度依赖重工业和建设,但钢铁、煤矿、造船和重金属工业等国营事业,却仍依循旧的成长模式;这些笨重的巨人,对中国经济成长最快速的健保、科技、教育和娱乐等新兴服务产业,全然适应不良。

中远集团旗下的企业好处多多,补贴只是其中之一。根据万得数据,2014 年上市公司的补贴总额达 300 亿人民币,而实际补贴的数字应该更大──许多补贴流向未上市公司,同时国企还有诸如低利贷款、土地、水电折扣等现金以外的好处。

中国誓言整顿国企,总理李克强去年曾对高阶经济顾问说,「要下决心改造,要对『殭尸企业』、产能过剩的企业狠下刀!」为贯彻这项承诺,中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部长尹蔚民近日表示,他预期处理产能过剩问题,会有 130 万煤矿工人及 50 万钢铁工人下岗,但未透露执行时间。

去年 9 月,中共通过的一项全面改革计画中,简述了国企走向市场化的大纲,包括出售政府持股、高阶主管去政治任命等;但其中的核心就是整併,而且是由政府来主导大型国企的购併。

去年,中国国务院监督非金融性国企的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通过至少 60 笔大型企业整併,其中包括合併中远与中国海运集团,形成全球最大的货柜货运链。

中国政府主导  大併得更大

中国领导人深信,大型化的国营企业在全球会更有竞争力。他们一向认为,经济规模是培育出国家冠军的关键;而在商品价格下跌重挫钢铁、煤矿、贵金属与重机械获利的此刻,规模更被视为无比重要。

世界银行中国局前局长资深研究员黄玉川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可能认为大的国企产业好,他看到西方的重要公司都大,而且愈来愈大;中国领导人看海外所谓的『市场』经济,不能领会大企业和大购併其实不好。」

中国国企的整併已经进行超过 10 年了,在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于 2003 年成立后,它控制的企业从 189 家降到 103 家,主要就是因为购併。

中国大规模改革从 90 年代末期开始,当时贷放给国企的呆帐,几乎把中国的金融体系推到破产边缘;于是,经过一轮激进的改革后,中国国企员工已由 1997 年的 7,000 万人,锐减到 2005 年的 3,700 万人。绩效最差的国企不是关门就是民营化后,获利情形就改善了;国营企业的资产获利原本总落在民营企业之后,但到了 2000 年初期,两者的差距缩短了。

国企与民企  获利愈差愈大

然而,2008 年的全球金融海啸又使一切改观了。中国政府祭出的庞大刺激方案,倚重国营企业为国争取利益。银行接到命令对国营企业放款;国企理所当然把钱拿来扩充厂房、添购设备,也不管有无商业需要。缩减国营企业规模的计画,此时完全停摆了。

刺激方案挑起了工厂、住宅和基础建设的热潮,对国营工厂的产品需求暂时扬升,国营企业利润也上升了。但是国营石油产业不知见好就收,等到银行和金融监管单位担心企业借贷日多、地方政府债务不断上升而要收伞时,房屋市场冷却、基础建设经费也紧缩了;在沉重的债务负担与对新厂产出需求低迷的情况下,企业纷纷停止投资脚步。

国营的中铝公司,2006 年总资产为 820 亿元人民币,6 年后暴增为 1,750 亿元人民币;然而,2014 年净损达到 170 亿元人民币(约 867 亿元台币),是所有上市国企当中最严重的。根据官方数据,2013 年,42% 国企都赔钱,去年这些企业的总获利下降,是 2001 年来首见。至此,国企与民企的资产报酬差距也是 20 年来最大的。

决策者现将「供应面改革」定调为 2016 年经济政策的重要主题,但是许多分析家怀疑,「大併得更大」可以解决产能过剩和获利薄弱的问题,企业迟早可能要吞下工厂关门和裁员的苦药。

改革开倒车  恐引爆失业潮

布鲁金斯研究院访问学者鲁德特(Wendy Leutert)说:「弄出更大的国企,很可能会使已经棘手的财政和组织性弊端加剧;合併国企固然可提高市佔率,但这是冒着长期竞争失利与效能不增反减的风险。」

对很多西方经济学家来说,答案很清楚:通过民营化才能提高效能,但是中国的最高领导人听不进去。中国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已在小心翼翼地实验「混合所有制」──也就是出售少数持股。根据在社群媒体流传的说法,去年 11 月 23 日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中共领导人决定改革的重点是「强化扩大国企、拒绝私有化。」

在中国政府眼里,大合併也被视为消除对立国企之间「恶意竞争」的好方法。中国两家最大的铁路器材公司 2014 年同意合併,习近平「新丝路计画」关键性工程竞标,新公司一定不会缺席。

赔钱的国企要止血,最大障碍是大量裁员,北京深恐此举会引发社会动荡。他们认为,若将弱国企併入强国企,在处理过剩产能上,可能不会像强迫赔钱公司宣布破产、致使百万人口失业那样造成人心惶惶。

中国社科院研究国营企业的经济学家剧锦文说:「处理产能过剩问题产生失业的压力,这个不能不考虑。强一点的企业若能重建弱一点的企业,重新安置就有办法,不会马上就解雇工人。」黑龙江最大国企龙煤集团,去年 9 月宣布裁员 10 万人,上了媒体头条新闻;该公司声明许多工人会转到相关公司,显示出国企转型时在保障工人就业上有政治压力。

在外高桥造船厂,一名李姓銲工很高兴自己在一家很少解雇员工的公司上班。他说:「金融海啸后,很多人跳槽到小一点、待遇好的民营船厂做事;现在这些厂关门了,他们后悔了,但要回来谈何容易。」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