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P生活谷 >乞丐→卖油郎→武将→国主,经典古战场再现,点此登入盗国物语! >

乞丐→卖油郎→武将→国主,经典古战场再现,点此登入盗国物语!

栏目:P生活谷 | 来源:http://www.xpj8280.com | 时间:2020-06-16

乞丐→卖油郎→武将→国主,经典古战场再现,点此登入盗国物语!

四周寂静无声。

永正十四年(一五一七)六月二十日。一名乞丐坐在皇宫紫宸殿前破旧的土堆上,仰头望向星空,感受着夜晚的清凉。

风习习拂过。

所谓的皇宫,不过是一堆废墟。凉风吹拂过弘徽殿、北廊、仁寿殿脱落的房顶,穿过古朽的柱子拍打在土堆上坐着的乞丐的脸上。

时逢战国初期。

「我要当国主。」乞丐喃喃自语。

任谁听到,都会以为他是个疯子。然而,乞丐是认真的。事实上,这个夜晚的呓语,必将成为日本历史上永久的回忆。

「不同的草种可生成菊花,也可长成杂草。而人只有一种。没有办不到的。」

那名乞丐──

严格说来并不是乞丐。

他出生于京都的西郊西冈,是曾被称作妙觉寺本山「最聪明的法莲房(译注:法然上人的后继者,奠定了净土宗的基础。这里用作和尚的法号)」的年轻人。

岂止是最聪明,据说此人「学识缜密究其奥,巧舌不逊富娄那(释迦牟尼的弟子、古代印度的雄辩家)」。

他还擅长舞蹈音律,击鼓吹笛样样精通,刀枪弓矢也无师自通,本领高强。

他现在叫做松波庄九郎。

怀揣某种考虑,他离开了衣棚押小路的妙觉寺大本山,还俗为凡人。

头髮倒是蓄起来了,京都因为应仁以来的战乱而荒芜,诸国皆支离散乱,连生计都没有指望。

战国──

即便是年轻的松波庄九郎,也就是日后令各国大名闻风丧胆的斋藤道三,在那个由家门决定前途的时代,就算是有三头六臂,仅凭庄九郎这一无氏之卒,没有哪位大名会立刻将其招致麾下。

当然,当一名足轻(基层步兵,编按)也可以谋生。

然而,像他这样自恃清高的年轻人,是宁死也不肯的。

结果,他沦落成了乞丐。

「我并不想当皇帝。」庄九郎回头望了望身后的宫殿。他决不会成为乞丐。

身后亮着一盏灯。

里面住着这个国家的天子。他的境遇不见得比庄九郎好,下人每天都拎着被称作「关白袋」的袋子穿梭于京城,只为向各处求得一把大米,皇宫每日的炊烟才得以升起。

先帝(后土御门帝)驾崩已经十七年,却仍未举行大葬。而当今圣上后柏原帝继位已十七年,却国库空虚,连即位的支出都不够。

「我不愿当皇帝,就算不当将军,最少也要当个大名吧。」

「做梦吧。」脚底下的男人笑了起来。

破旧的土堆下,有个男人像狗一样蹲坐着打盹。庄九郎离开妙觉寺大本山时,在寺院打杂的赤兵卫央求他收留自己作家僕,便一路跟随着他。人虽机灵,却是个让妙觉寺头疼的小恶棍,坑蒙拐骗,无恶不作。

虽然衣着褴褛,腰间只繫了一根绳子,一柄野太刀却是小心翼翼地背在右肩上。

庄九郎也是如此。

「怎幺是做梦呢?」庄九郎对着星空壮志满怀。

「嗤,」赤兵卫嘲笑道:「还说不是做梦。我跟了你,最后倒成了叫花子。」

「以后会有荣华富贵的。」

「以后?我现在只想要一碗冷饭。」

「小叫花子。」庄九郎笑道。

「真新鲜。你不也是个叫花子?」

「讨饭是为了将来的希望。为了区区一碗饭就丢掉希望的人,才是叫花子。」

声音听起来很温和。

相貌也不同于常人。

这个男人的画像如今被收藏于岐阜市本町的日莲宗常在寺,是该寺的镇寺之宝。

等待其实也是重要的行动之一

这天,庄九郎一如往常,在常在寺书院的屋檐下睡午觉。

(怎幺还不来?)

院子里的椎树忽然映入眼帘。庄九郎的视线顺着树根逐渐爬到树梢,然后又闭上眼睛。阳光正照在树梢上,让人睁不开眼睛。

(想多了也没用。)

还不来,指的是美浓的权势人物长井利隆的使者。如果不来,就意味着长井对庄九郎高度戒备,或是认为尚不足以介绍给该国的贵族社会。

(等着吧。)

庄九郎的处世态度只有做或等二字。等待其实也是重要的行动之一。到了下午,庄九郎听见从山门的方向传来短促的马匹嘶鸣声和喧闹的人声。
(……?)

接着又闭上眼睛时,小沙弥沿着走廊急急跑过来,通报说:

「松波大人,松波大人。京都的山崎屋(奈良屋)来了两位客人,叫杉丸和赤兵卫。」

(来得真是时候!)

离开京城时,曾叮嘱过万阿派商队前来美浓。

(且到门口瞧瞧。)

庄九郎绕过本殿的西侧,出了山门。

路上,山崎屋(奈良屋)的货队、人马足足排了有半丁长。运来的都是上等的紫苏油,护送货队的有牢人、店员和下人。

「啊,姑爷!」

杉丸激动万分地急忙赶上前来跪下说,小姐每天都在念叨姑爷,姑爷一向可好?

「你都看见了,我很好。」

赤兵卫也挤了过来。脸上浮着招牌式的邪笑。

「看起来不错啊。」

「你们看上去也不错。大伙儿留宿的地方找好了吗?」

「嗯,都住在附近的村子里。要在美浓一国卖这幺些货,怎幺也得花二十天。」

「多赚点啊!」

「一定。」

庄九郎也领二人进了自己的房间。

杉丸落座后,马上从怀中掏出油纸包好的书信,跪着上前递给庄九郎。

「小姐给您的信。」

「哦。」庄九郎也很想念万阿。但碍于在二人面前有所不便,便揣进怀里。

「我要的东西带来了吗?」

「带来了。」

杉丸和赤兵卫将三个装有沙金的鹿皮袋子摆在庄九郎面前,并补充道,还有二十麻袋永乐通宝放在马背上的行李中。

「气势不小啊!」

可以说,庄九郎在此瞬间变成了美浓最有钱的财主。

「小姐说,为了姑爷干出大事,就算倾尽山崎屋(奈良屋)的家财也在所不惜。」

杉丸说。作为总管,他确实也是这幺想的。杉丸只知道姑爷要到美浓土岐家做官,而仅凭一介油商之身想要盗取美浓,他连做梦都不敢想。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