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P生活谷 >史蒂芬金:如果我没成为作家,可能会当英语老师,然后在50岁酗 >

史蒂芬金:如果我没成为作家,可能会当英语老师,然后在50岁酗

栏目:P生活谷 | 来源:http://www.xpj8280.com | 时间:2020-06-24

史蒂芬金:如果我没成为作家,可能会当英语老师,然后在50岁酗

史蒂芬金的「比尔.霍吉斯三部曲」(Bill Hodges Trilogy)最终章《End of Watch》终于在六月初于美国上架了。趁着这个当儿,史蒂芬金接受《滚石》杂誌(Rolling Stone)的专访,大聊写作、生活,以及总统大选等话题。

在访谈中,来自缅因州(Maine)乡下的史蒂芬金提及自己最喜爱的城市是纽约,偶像是作家戈马克.麦卡锡(Cormac McCarthy)、导演马丁‧史柯西斯(Martin Scorsese)、大联盟球星大卫.欧提兹(David Ortiz),近日最爱的书是《哈洛.卢克斯的头髮》(The Hair of Harold Roux,暂译),因为这本书对于如何当作家的陈述,与史蒂芬金本人的理解相符。

此外,他也聊到自己对于书迷索讨签名与合照的负面感受,以及在 45 年婚姻中学到的事情,甚至透漏如果自己没成为作家,可能就会成为一位英语老师,然后在 50 岁左右因为酗酒而死。

以下,我们再节录部分对谈与读者分享。

Q:成功最棒与最糟的部分是什幺?
A:成功最棒的部分是能够从我原本可能会免费从事的事中获得酬劳。我超爱这份工作,因为我喜欢编故事。最糟的部分是……这样说有点怪,我这周末要去看红袜队比赛,可是那些讨签名的总是会出现在饭店前面,害我不能出外买个三明治,也不得不对这些人置之不理才能去看场电影。感觉就像你不想上舞台,但是你人早已在舞台上了。

Q:你在这个业界得到的建议中,哪一点是你希望自己还是新手时就能得到的?
A:不要永远接受编辑的建议。有时候你看事情的方法,就是事情必然的样貌。我假定每个作家都比当初的我更聪明也更精明(比我更明白此事),结果并非如此。

Q:你怎幺避免写作的时候分心?
A:单纯就是习惯。大多日子我约从七点半写到中午,这段时间我会进入一种出神状态。你得先记住,写作不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事;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是当家人需要你,或紧急状况发生的时候你在场。

不过你得把不重要的背后杂音通通排除,也就是说不使用推特,不打开《贺芬顿邮报》(Huffington Post)看看金.卡达珊(Kim Kardashian)最近又怎幺了。这些事有其他时间可做,就我来说,通常是上床睡前。我发现自己会被催眠一般,坐着光看狗狗的搞笑影片之类的。

Q:你认为网路至今对人类而言是造成收穫还是损失?
A:我认为网路是一种推力。今天早上我想找一个印第安名词,而我打开Firefox就找到了,碰一声,如此而已。你获得这种迅速搜寻的能力,也就是说你不需要去翻书了,搞不好你连需要的书都找不到。网路就像二十一世纪的神奇八号球(magic 8 ball)。你永远找得到答案。答案未必是正确的,但一定找得到答案。

另一方面,网路使得政治正确无所不在。那儿四处有钓饵,如果你踏错一步,或者说了大家不喜欢的话,他们就会排山倒海地抨击你。网路如今已是所有人的知识支柱,你不得不去想像这个支柱终究会整个垮掉,(因为)我长期都认为,人们总有一天会发现自己很无助。

Q:对于川普在这个国家变得如此受欢迎,你感到失望吗?
A:我对这个国家非常失望。某些美国男性总希望女人不要插手他们的位置,也觉得自己的国家放了一群肤色不对的人进来,我认为川普某程度是这些人的最后依靠。他就是在和这些人喊话。川普会如此受欢迎,是因为人们想要住在一个不用质疑为什幺美国白人就是位于阶级顶端的世界。

想看史蒂芬金的完整访谈,可以由此跳转原文►►►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