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A生活派 >两位娘子军建功 鸿海农业大计见曙光 >

两位娘子军建功 鸿海农业大计见曙光

栏目:A生活派 | 来源:http://www.xpj8280.com | 时间:2020-06-15
两位娘子军建功 鸿海农业大计见曙光 郭台铭为「永龄农场」八年来投入了十亿元,去年,两个科技业出身的娘子军,让每年烧掉五千万元的农场遽减至一千万,力拚今年损益两平。两人可能成为鸿海「大农业」开拓版图的女将军吗?
 

过去的八年,每到年底,就有一张帐单会送进鸿海集团董事长郭台铭的办公桌,亏损金额都在五千万元以上。但二○一五年起,这张帐单不太一样,郭董要付的金额变少了;到了去年底,帐单上数字居然只剩一千万元,他没看错,严肃表情闪过一丝柔和微笑,他知道自己找对人了。

这张帐单来自距鸿海土城总部至少三百公里远的高雄市杉林区永龄农场。八年前莫拉克风灾重创杉林区一带,为了帮助灾民,郭台铭的永龄教育慈善基金会协助建设及经营杉林区土地,八年来前后捐了近十亿元,冠上永龄名号的农场,占地五十五公顷,如今已整建成全台最大的有机认证农园,却年年赤字,郭台铭年年都得注资,直到两个女人出现。

科技人衔命掌基金会 郭董给超级任务「转亏为盈」

「去年原本会损益两平。但三个颱风来袭,破了四、五十栋的温室、育苗室也破了……,最后亏一千万元,但老闆没怪我,还说这样很好!」说话的是永龄教育慈善基金会执行长刘宥彤,她像耍赖得逞的孩子笑出声。

飘着一头长捲髮,刘宥彤看似娇滴滴,却是郭台铭口中「天不怕、地不怕」的女人,两年半前郭台铭把基金会交给刘宥彤,下达让农场转亏为盈的指令,她将好姊妹白佩玉拖下水,两个娘子军胆气十足地扛下这个超级任务!

「农场剪綵时,老闆叫我下来看看。结束后问我想法。我说谢谢老闆邀请!他严肃地说,我是叫你下来玩?我是要你想有什幺可以帮忙!」刘宥彤回想第一次与郭台铭聊起永龄农场的桥段。

事隔五年,一四年,农场前任执行长锺绍恢罹癌请辞,郭台铭没给刘宥彤推辞的机会。「老闆叫我损益两平,那时一年亏五千万,我心里想,不是做慈善吗,怎幺业绩压力这幺大?」刘宥彤说了当时心里的OS。

当过记者、创过科技公司、做过公关公司总监,背景多采,但郭台铭派刘宥彤经营农田的原因,得从她身兼专卖养生食品的吉品养生董事身分说起。

○三年,「全身香奈儿」的科技贵妇白佩玉为了让患异剩下三万元,靠着和其他农友「以物易物」过活,却因此结识不少专做有机与无毒的同道,吉品也从只卖自己的无毒虾,转型成各种有机无毒农产食品的平台,逐步将「吉品」推到多家通路商,生意逐渐上轨道。

白佩玉夫妻自此成了有机达人,身为股东的刘宥彤也卖掉创立的科技公司股份,到奥美担任公关总监,负责手机产业,正是此时,她认识了手机代工大户郭台铭,而吉品的经营经验让郭台铭决定将永龄农场交付给她。

接下任务的娘子军兵分二路,白佩玉直接南下农场现场,刘宥彤则立刻着手盘点报表管销。

「兵荒马乱」是白佩玉到永龄农场的第一印象。「比想像中差了一点点。」白佩玉表达得含蓄,实际情况则是:「不时在农场里找到醉倒的农人、警卫。」「田里到底种了哪些作物、作物在哪里都搞不清楚!」「毕竟前任的经营者生病了,也无暇管理。」刘宥彤解释。

刘宥彤盘点后发现最大开销是人事成本,养着一百多名劳工,光薪资就达四千万元,她提出裁员建议,没想到郭台铭给的答案是「绝对不行」。儘管不能裁员,只好从产销上着手,想办法提高收入。

两人接掌农场时,高雄县(现已改制为高雄市)委託基金会经营的六年合约行将到期,当时员工人心惶惶,郭台铭决定续约后,娘子军第一件事就是巩固人心。「套句戴桑(鸿海副总裁戴正吴)认同的,生活条件与战斗条件一致者,胜。」刘宥彤说。

于是,白佩玉跟先生两人从台北南下高雄,住进四坪大小的员工宿舍,除了张双人床,空无一物。每天早上五点出门、晚上十一点才能回房。两人「身体力行」看在劳工眼里,达成安抚军心的作用。刘、白也找来海军陆战队出身、曾任大乐购物中心代理总经理的李旻苍当厂长,宛如农田里的「值星官」,随时巡场管理。

解决了「兵荒」,还有「马乱」问题。刘、白接手前,农场没有产量控管概念,出身科技业的两人,落实生产管控,规定种植期间就要先预估产量,农场一百多栋温室外头一律标明「作物名称」、「数量」、「种植日期」、「採收日期」,这是两年前没有的景象。

去年鸿海股东会前三天,郭台铭要农场负责供应上千名股东的菜量,还要「开放点菜」。为此,戴正吴甚至派员工从日本「拎回来」近百台夏普水波炉。「当天我们宅配了五十几箱蔬菜到台北。」顺利完成任务,刘宥彤笑说:「如果是两年前,这任务无法达成。」

推出永龄自有品牌 通过刁钻评鉴,打进好市多

早在一三年前就获得「有机认证」的永龄,过去农作物都是直接卖给盘商,白佩玉深谙品牌的重要性,她把过去秤斤论吨卖的菜,改採小包装,冠上永龄品牌的有机蔬菜引介到「吉品」往来的棉花田、圣德科斯等有机通路。

「跟以前卖大盘商比起来,价格翻了两倍。」李旻苍说。

打进有机连锁通路后,刘宥彤提议要卖进量贩店好市多。好市多对供应商的稽核是出名的「刁」。「他们拿食品工厂的标準来稽核农场,」白佩玉说:「五十五公顷的农场,不能有一丝蜘蛛网!」

好市多的第一次稽核,永龄农场只拿了五十七分。「大家很沮丧,但换个角度想,如果能达成标準,还有什幺做不到?」刘宥彤随时充满正能量。

李旻苍召集工厂干部开会,将好市多列出的五十多个项目逐一改善,他说:「像洗手要用温水、得用药皂、工作人员的配备要从头包到脚。」甚至第二次稽核当天,全体员工捲起裤管到田里、温室清除每个角落的蜘蛛网,最后以高分九十二分过关。

花了一年多时间打进好市多,第一个月的出货量才七十五包。半年后,每个月才稳定维持在上千包进货量。

发展高附加价值产品 玉米冰棒、董事长年糕卖翻

目前,永龄大约七成产量以自有品牌形式卖进通路,剩下三成则进入鸿海等公司做员工团膳。永龄如果没有天灾作梗,今年极有机会缴出损益两平的成绩单。

熬出成绩的娘子军领着我们到永龄农场入口的贩卖部,「那是董事长的最爱!」指着蜂蜜玉米冰棒,刘宥彤说:「上次记者会,他拿冰棒分记者,自己居然也吃起来,我在旁边阻止他!」郭台铭手上紧抓的蜂蜜玉米冰棒,只是永龄农场中三十多项加工品之一。

两位娘子军建功 鸿海农业大计见曙光

永龄农场积极研发产品,「蜂蜜玉米冰棒」是郭董最爱

「因为是有机,很多菜叶会被虫咬,破洞太多丢掉又可惜,就做加工食品。」在刘、白两人接手后,永龄农场开始发展高附加价值产品。去年刘宥彤找来集团内的行销高手陈显立操刀,过年前后抢购一空的「董事长福贵糕」就是陈显立的杰作,今年四月,农场新推一瓶近两千元的高单价酵素饮品,也同样交给陈显立担任执行长的富盈数据负责行销。

才上轨道,郭台铭又出新考题。「董事长曾问我,除了做慈善、付出,你的学习是什幺?怎幺把这个系统化?」原来,买下擅长设计厨房家电的夏普后,郭台铭有了「农场到厨房」的概念,开始酝酿「大农业」的构想,这是刘宥彤的新考题。

「我们不能使用农药化肥,种植难度高,该依赖科技数据提供栽种资讯判断。」花两年让亏损少了八成,刘宥彤趁情势正好,大胆开口让郭台铭再掏腰包近五千万元,盖三十栋自动化温网室,并导入物联网。自动化温网室一来提升种植效率,提高产能二○%;二来新农作系统化模式,算是提交给郭台铭的答案。这个农作模式甚至已经吸引包括中国等国家表示兴趣,招手洽谈合作。

今年,永龄慈善教育基金会先会前往金门协助县政府种植「有机农作物」,一旦永龄经验可成功複製到金门,鸿海不无可能更大步跨入农业产业。

两位娘子军建功 鸿海农业大计见曙光

推出高单价酵素饮品

「刘、白两人看起来都很柔软,但两人都很坚定,白在执行力上很坚持,刘则是非常敢对新东西挑战。」陈显立为这两位娘子军的搭配上做了注解。

两个外表看似娇弱的女人,被要求进入稻田拍照时,毫不犹豫地挽起裤脚,刘宥彤甚至穿着平底鞋就踩入溼黏土壤中,无所谓地说「髒了就髒了,什幺关係。」正是这副「天不怕、地不怕」的胆气,两个娘子军接下一纸又一纸的将军令,未来恐怕还有更大的仗等着她们。

两位娘子军建功 鸿海农业大计见曙光

郭董从不吝啬推荐永龄农场产品,足见鸿海集团「大农业」的版图野心。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