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A生活派 >林立选:乱批工程负债千万‧环境组害市会赤字 >

林立选:乱批工程负债千万‧环境组害市会赤字

栏目:A生活派 | 来源:http://www.xpj8280.com | 时间:2020-07-17
林立选:乱批工程负债千万‧环境组害市会赤字(雪兰莪‧巴生)巴生市议会连年面对财务赤字,环境小组是“贡献”最多的罪魁祸首。环境小组被指延用前朝的漏洞政策,委任承包商处理垃圾问题时仅以口头方式发出工程和没签署合约,以致2008年花掉4000多万令吉,仍然不够,自2008年6月至12月,累积1300万令吉的债务。刚于6月30日任期届满的2名行动党原任巴生市议员林立选和洪马再揭露,环境小组在委任承包商完全无程序可言,开销一塌糊涂。有时更在承包商处理问题后才来谈价格,以致官员“漫天开价”,当中疑存在滥权贪污问题。他们指出,6月24日年中财务预算检讨时,突然爆出承包商合约自2008年6月至12月累积1300万令吉的债务。各小组财政预算超支林立选揭露,市议会各小组财政预算严重超支的现象,打从2003年就开始,环境小组的情况只是其中一个例子,因为这个小组所涉及的款项是所有小组中最大笔。他强调,环境小组是市议会各小组中,获得最多拨款的小组;仅是2008年就佔了市议会总开支1亿6000万令吉的三分之一,大约4000多万令吉,如今又多加1300万令吉的债务。“环境小组于隔年年中才提出报告,有关做法似有欺骗市议员和财务小组之嫌,环境小组是作贼心虚吗?”他估计,环境小组大约有上百家“承包商”,若有关漏洞再不加以纠正,恐怕将增加市议会的赤字。账目呈2次‧数据相差40万掌管市议会财务小组的林立选指出,有关负债理应在2月账目截止时就提呈上来,然而却迟至6月年中检讨时才提呈,而且还要在会议的前一天,才把报告交给市议员。更令人气愤的是,有关报告在隔一天后作废,又另呈上一分纠正报告,但数据竟相差三四十万令吉。“少了三四十万令吉,或许在1300万令吉的欠债中只算小数目,但若把两笔数目分开,三四十万已是一笔大数目。”针对市议会环境小组的无合约、各小组不依时提呈财务报告的“作风”,林立选抨击当中容易出现滥权问题,导致市议会“漏洞”处处,沦为巴生港口自由区的“缩影”。“环境小组似乎可任意妄为,却没单位监督这些承包商的合约、素质及价格,市民所缴交的税务竟没有完整的报告。”针对市议会政策滥权贪污的严重漏洞一事,林立选认为有关情况并不只是巴生市议会,其它地方政府相信也一样,因此他已致函雪州大臣丹斯里卡立投诉。盼州议会讨论他说,雪州议会将在下週召开,因此他也把信函寄给巴生区的各州议员,希望有关问题能在州议会上讨论。林立选指出,他只是一名市议员,权限有限,因此也只能把这事情提出来,让州议员关注;他同时要求于3月成立的稽查小组,赶快交出报告,以便对症下药解决问题。完工才商价‧委包承商不照程序洪马再披露,据他了解,环境小组原本就已有固定的合约承包商来处理各种环境问题,但为何还要以口头方式“外包”工程给其它承包商?令他感到不解。他说,根据环境小组的解释,他们竟把责任推给州议员和市议员;据官员的说法,官员每次接获州市议员的投诉后,议员都要求即刻处理问题,因此费用无法列入预算。洪马再表示,一些垃圾承包商就是看中这个漏洞,有时更刻意製造垃圾,再拍下照片为证,向市议会索取承包费,甚至过去有不少包承商一再使用旧照片索取费用。他指出,由于许多合约都是以口头方式批出,聘任程序没一定的标準,因此没一纸合约;有时候,官员还会先要求承包商工作,完成后才谈价格。他说,市议会因此于3月设立稽查小组调查环境小组,但却因文件一团糟,以致迄今还没下文。他认为,环境小组应向雪州水供公司学习,要求承包商在处理问题后,拿着当天的报纸与工程一起合照,才能确保承包商员工确实有工作,而非胡乱索费。新县市议员料下週公布雪州新一届的县市议员名单预料将于下週公布,林立选与洪马再并不知本身是否会继续受任,但他们强调:“如果做官做到让人瞧不起,哪还有甚幺意义呢?”。林立选表示,人民在308投选民联,是希望除去国阵这粒烂苹果,但一年半后的今日,他从许多选民口中的评价得知,民联也是另一粒烂苹果,只是没国阵这幺烂。“虽然不比国阵烂,但选民已发出明确的信息,他们要的是一粒新鲜的苹果;因此,我希望新一届的县市议员,别以为上任就是升官发财,改革弊端才是主要任务。”他说,不少县市议员在届满后不愿续任,是因为他们不甘心真心真意为民服务,最终还要被评为“烂苹果”。林立选强调,民联的蜜月期已过,回巫密谈、巫青与回青联组秘书处、行动党退出吉州政府都不是民联的危机,民联真正的危机在于继续沿用前朝的政策行事;然而最可悲的是,并没几个民联议员察觉。环境组花费佔总收入50%自从民联市议员上任后,不断揭发巴生市议会的财务赤字问题,因此市议会已展开开源节流运动,慢慢把赤字数目拉小;但就在市议会努力节检开支时,却发现财务不够环境小组拿来“挥霍”,白白浪费市议会的努力。林立选指出,2009年拨给环境小组的预算已于6月花光,但现在又要多出1300万令吉的债务,叫市议会如何承担?“市议会2008年的总收入是约1亿3000万令吉,但环境小组如今已要6000多万令吉,已是总收入的一半。”林立选感叹:“我们省吃省用,都不够环境小组乱花;一年的收入都几乎用在一个小组上。”林立选“十大声明”呼吁民联雪州政府,认真检讨前朝国阵州政府制定的垃圾承包商制度:众所週知,垃圾承包商的服务效率向来令人不满,但在2009年年中财务预算检讨会时,才让我们(巴生市议会财务组市议员)发现这制度背后所带来的严重问题。1.市议会在3月设立稽查小组调查负责垃圾承包商的环境小组(alam sekitar),但调查报告迄今仍未出炉,其中一个原因是里面的文件一团糟。2.由谁来监督承包商的合约、素质及价格?3.以甚幺作标準?工程标準流程(SOP)在哪?4.这种承包方式在2008年6月至12月的开销,累积1300万令吉的负债,却没(不敢?)在年初呈报,迟至年中的预算检讨时才提呈;数据也在会议前夕与当天有出入。5.这种小组预算严重超支的现象,从2003年就开始。6.这种“使用今年的市议会收入,来偿还去年债务”的方式,严重打乱市议会的财政预算。7.当财务小组严厉责问小组主任时,对方却把责任推给州议员与市议员,推卸责任的态度非常明显。8.环境小组的理由是:每次州市议员接获市民的投诉后,问题要即刻处理。即刻处理的费用不包括在预算内;问题是这些所谓即刻处理的案件,有圆满处理吗?9.这笔严重超支的款项,市议会如何支付?10.如果有人涉及滥权,谁来对付他或他们?‧2009.07.04
上一篇:
下一篇: